新闻资讯

第五章天使!?我真的疯了!?(5/46)

点击量:107   时间:2020-06-04 10:16
人总在危急时才能发挥最大的潜能。你要是真的遇上吃人的夜叉女,想必也会跟我一样,忘了脚踝的拉伤,跑得比飞的还快。这个时候,什么义气、友情都已经被恐惧所取代,脑中只剩一件事——快点远离那个会吃人的妖女!不过,人之所以有别于禽兽,也是因为人有感情,讲仁爱、重义气。当我跑出废工厂,脑子也变得清醒一点。就开始关心起龙九纹与杨白华的状况。在工厂外的空地上,我回过头看了一眼。当然人还是继续往马路上跑。那两位室友也成了最优秀的百米选手,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冲出大门。“你们没事吧?”“他妈的!死病猫,哪时候变得这么会跑!”还能抱怨,应该是没事。不过,另一个有钱公子爷面色白得像一张纸,可就有点危险。这样激烈的奔跑也没出现血色。不只是吓坏了,更是身体不堪剧烈运动的表征。我们一同跑到了摩托车旁,准备要发车离开时,那个叫作小玉,疑是“非人类”的女孩也追出工厂。“小武哥!先挡她一阵。”龙九纹叫道。“为什么要我挡她一阵!”“废话!不是你是谁!空手道的新星叫假的!”龙九纹一面骂着,一面慌张地掏出钥匙。哈,真是好理由!你可不可以快一点!人家杨白华车子都发动了,你这台烂路易还在这边怪叫怪叫地不肯发动。“喂!快一点!快一点!”又试两次,不成功。龙九纹骂道:“烂车,什么时候了,还在跟我闹脾气!”“换用踩的啦!”这时杨白华的跑车已经发动,见他油门一催,引擎声发出怒吼,机车一回,连人带车倒在地上。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!哪有人一面把油门催尽,还一面调头,难怪会滑倒。这下可好了,人被压在重型机车下了!该死!真会找麻烦。我马上跑过去,帮他把机车扶起。没事买这么大台的机车,没有力气不会骑小台一点的。还好人在危急的时候,更能发挥潜在的力气,我这一用力,就连人带车地把他扶正。机车一立起,这个死没良心的室友就直接催动油门,呼啸而去。也不道声谢,更没看我一眼,就只顾着自己逃命!还害我来不及撤手,一对手掌都因此被机车刮伤。算了,这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!我又对着龙九纹叫道:“喂!你好了没!”“快了,快了!”要命,那台大路易为什么这么难启动!“啊吼!”叫响声。我回头一看。天啊,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怎么也跑得这么快!她手脚并用,像只猛兽跑到了马路。这个女孩衣物散乱,像吃果酱的幼儿般沾了满脸,只是她脸上沾的不是一般的食物,而是学长的血液,那双手也布满血腥。她依然是她,穿着还变得比在骚茶更为艳丽火辣。只是看到她会发出绿光的那一对招子与被血液沾污的脸孔,带来的只剩下恶心与恐惧。她以百米不到十秒的速度赶来。来势汹汹,不必问她想干什么,当然也没必要问,更没这个勇气。当她距离我们不到五公尺时,突然纵身一跃!天啊,这家伙绝对足以参加奥运大赛!“妈啊!”龙九纹鬼叫一声。见她飞扑而来,就要落在龙九纹头上。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与胆识,我只知道九纹如果被她扑倒,我们两人就会一起完蛋。非得保护机车与机车司机才有可能活命!飞身一踢!脚丫子命中她的胸部!天啊!我是怎么做到的!她被我用力一踢,飞到路旁,滚了一圈,正好掉到没盖的臭水沟。而我也不好过。是很漂亮的空中拦截。我猜一定跃起了近一公尺的高度,然后在反作用力的效应之下,我则倒向机车前方,重重地摔下。肩膀好痛!轰轰的引擎声!太好了!机车终于发动了。“喂!快上来!”“好……”“妈呀!”没等我上车,龙九纹就紧催油门,弃我而去!“喂!死人!我还没上车!”“啊!”耳后传来刺耳的叫声。那是什么?是那个钢管女郎吗?嘴巴裂开,满口利牙。一对突出的虎牙在月光下发出阴森的气息。那对眼睛好像发绿色的灯泡,发出幽异的光芒。一双手变长变大变粗,不再光滑。骨骼好像涨破皮肤,还是整只手已经角质化,总之已经变成可怕的武器。尤其是她的手掌!又大又干,手指变得超长也就算了,指甲也跟着变得粗厚而突出。本来只是怀疑她是有吃人嗜好的变态杀人魔,现在我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她不是人!要是你遇到这情况,会怎么办?一、替天行道,斩妖除魔,为民除害。发挥武术家的精神。二、呆呆的,不知所措。三、马上拔腿快跑。我又不是什么武术家,更没有与那种怪物一决生死的能力。替天行道,斩妖除魔?别闹了,当我是谁!别成了她的盘中飧就已经万幸了,还要为民除害。当然,也不可以呆呆地不知所措。据科学研究,有一半的人在这种生死关头会失去行动能力,很庆幸的,我不是属于那一半。我还能动,见到这个景象,当然只有逃命一途。再一次,肾上腺全力运作,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与危急的压力下,让我超越人类体能的极限。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,我一发狠狂奔,在短短五秒内就追上了弃我而去的室友,与他并肩而行。总之,我费尽吃奶的力气全力逃命。也许这要感谢他那一台加速很慢的老爷车,我才能跟上。这时的龙九纹转过头来,与并肩而行的我四目相对,互相交换恐惧与害怕的情绪。突然龙九纹脸色一变,似笑似气地骂道:“还不上车!”啊!对呦新闻资讯,怎么都没想到!他放慢速度新闻资讯,我也跟着跳上机车。车子在奔驰中震了一下新闻资讯,左右晃动差点失去平衡,还好我及时出脚一撑,才没让机车翻倒。而龙九纹在机车恢复平衡后,也把油门催到底。只恨这台车的马力不足,没能冲到二百三。“快点!快点,再快点!”我在后面加油。同时也转头看看她有没有追来。操!真是怪物一个,真能跑!不但追上来了,还越追越近!“再快一点!追来了!”“病猫还要我怎样!油门已经催到底了!再啰嗦,就把你踢上车!妈啊,真的追上来了!”“喂!红灯!”啊!来不及了!叭,叭!夜间飞车的喇叭声。吱——汽车紧急的煞车声。碰!砰!撞击与物体落地的声音。然后是一阵叫骂。我们幸运地穿过红灯。当然,通过十字路口后,龙九纹没有停车,虽然身后传来一连串极可能是车祸事故的声响。但是被恐惧掳获的两位学生,根本没考虑要停车。又骑了几百公尺,他才放慢速度,同时问道:“有没有再追来?”“好像没有。是不是被撞到了?”远远的,我看到十字路口那边好像停了几台车,甚至有人下车观望,互相叫骂。“要不要回去看看状况?”“你疯啦!”也对,看她那样,不像会被车子撞死……不,最好是被车子撞死!我又问:“再来呢?该上哪?”“到学长家,等天亮再说。”“不好吧……万一那个东西也跑到那里怎么办?”龙九纹带着惊恐的语调答道:“那……就先回宿舍再作打算。”一路上两人不再交谈。事实上,我们也没力气再谈话。这是什么夜晚?又不是满月之日,怎么会有变身的妖魔?她到底是什么?她还活着吗?被我们看到她的好事,会不会来杀人灭口?一连串的问题与可怕的画面不停出现在我的脑中,让我无法冷静思考。冷风吹来,却无法吹散心中的惊惧,也无法吹静因害怕而乱成一团的大脑。直到今夜,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惊弓之鸟,什么叫做草木皆兵。任何一片黑暗的地方,我都怀疑有一个专门吃人的女孩躲在那里。一片落叶,路过车灯造成的斜长影子,都足以让我心跳加速,全身发抖。我想,在骑车的龙九纹一定也差不多。虽然不时地向后观望,都再三地确认妖怪女孩没有追来,但每隔一段时间,九纹兄就会问一次:“她有没有追来?”而我也会不厌其烦地向后仔细察看,才略为安心地回答:“没有,应该摆脱她了。”一路上,我们只进行这个不停重复的对话。当龙九纹问完第十一次还是第十二次时,我们终于回到宿舍。停好车,我们两人左看右看,像是不入流的侦探慎防有人跟踪般,紧张兮兮地由停车处走向宿舍大门。到了门口,我看着龙九纹,他也望着我。为什么我们都没想到,过了十一点,宿舍的大门就会紧紧锁上。望着不得其门而入的宿舍,我问道:“怎么办,等到天亮吗?”龙九纹没好气地说:“能怎么办?你知道有什么安全可靠的地方吗?”说的也是,这个城市虽大,真正安全的地方又有几处。更何况,身为外地人的我,根本来不及熟悉这座繁华复杂的城市。也许在某个阴暗的角落,还藏有像小玉那种披着人皮的妖怪。在这之前,我一直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怪妖魔。就算有,这种东西该出没在落后的乡村或是深山野岭之间,想不到大城市才是妖魔鬼怪横行的场所。早知道就不跟他们去喝辣妹红茶、打麻将,乖乖地在宿舍休息养伤不是很好。搞到现在,麻将没打到,身上倒添了好几处伤口。脚筋正隐隐作痛,左肩也开始发热,手掌的破皮又渗出血来。就在我苦恼之际,龙九纹神色紧张地拉着我的衣角,在退后远离宿舍右侧的树丛同时,一面指着那堆枝叶旺盛的矮树。看他吓成这样,难不成是见鬼了!见鬼了?哈……不会吧,又出现了吗?在那里……是有个人影的样子……这种时候绝不可能有人闲闲没事地躲在那里。除了像在废工厂遇到的“小玉”的同类外,我也想不出有其它可能。俗话说,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人的运气非得这么差才行吗?我跟龙九纹两人轻声小心地退后,怕惊动那个不明物体。在退了七、八步,距离那个东西近十公尺后也不见有任何动静。龙九纹压低嗓子,在我耳边说道:“你去看看,确认一下有没有危险。”“为什么要我去。是你发现的,就该由你去看。”“哇,胆小鬼。病猫就是病猫,没长胆子。这点小事也办不到。”我反驳道:“那你胆子大,你去看。”“我才不要。”“我也不要!”龙九纹便下了结论:“那好,大家都不要。”我又小声地问道:“可是,要真的是那种东西怎么办?”“这个嘛……”龙九纹也是一脸苦瓜,没有主意。灵机一动,我蹲下身子捡了一颗小石头。二话不说就往那个躲在树丛的人影丢去。“喂!你干什么!”龙九纹见我大胆的动作,也忘了要轻声细语,焦虑的声音直接由他的口中喊出。啪!石头命中。这个举动吓得龙九纹差点没跳了起来,敲了我一下,同时骂道:“你想死也别拖我下水!”不过,那个影子似乎只是震了一下,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确定那个影子没有反应,龙九纹的胆子也大了一点。他倒好,挺身而出,虚张声势地对躲在那里的不明物体进行心战喊话。“喂!不管你是什么东东,快给我出来。不然等陈武成生气了,就有你好看。要知道,陈武成可是空手道五段,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不但能够空手破大石, 河北11选5走势图一对无影脚专踢妖魔鬼怪。惨死在他脚下的恶鬼妖魔已经不计其数。要是你再不出来, 河北11选5彩票网正好拿你当第一千只的纪念。”死龙九纹, 河北11选5彩票平台就会一张嘴,害死人不偿命!既然如此,那我不来一段回敬他一下怎么可以。“对!你再不出来,我身边这位不世高人,传说中的九纹龙——龙九纹,龙大侠,就会马上冲过去,用他的惊天神拳打得你魂飞魄散,原神俱灭!”他不满地嘟囔一下:“喂!我哪时候学会什么鸟惊天神拳了?”我不客气地说:“就在我学会无影脚的时候。”我们这一段威喝似乎产生效用。树丛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,那个东西终于要钻出来了。把它弄出来也许不是个好主意,但总比一直担心那是什么,而害怕疑惑来得好。唔,小臂好痛,龙九纹,你这么用力抓我有用吗!“喂!小武哥,他一出来就来个飞踢,打得他措手不及!”嗯,好主意……不对!这是哪门子的好主意。死龙九纹,就会出馊主意害我!先别说我不过是个夸大其实的空手道社新星,哪会什么劳子的飞踢。就算会,出来的要真是那个钢管女郎的同类,我这一踢过去无异于羊入虎口,自寻死路;如果不是,那我不就伤了无辜的过路人。话又说回来,这个时候躲在那种地方的人,非奸即盗,送他一脚倒也不为过。我当然不敢轻举妄动,倒是那不明物体紧张地先行出声。“别冲动!是我,是我,杨白华啦!”知道是杨白华后,龙九纹那张嘴马上怨道:“他妈的,去你个鸟,躲在那里。要吓死人啊!”杨白华无辜地说:“我哪知道是你们,还以为是那个女的追来了。我才差点被你们吓死。”松了一口气,我也懒得跟他计较,无力地说:“算了,算了。没事就好。”“是啊,看到你们也没事。真的是太好了。”龙九纹不悦地骂道:“好个头啦!差点被那个女妖怪给吃了。要不是我们福大命大,早就被车撞死了。”“被车撞死?”杨白华疑惑了一下,左顾右盼后又问道:“对了,那个女的呢?”我答道:“不知道。她跟在我们后面闯红灯,好像被车撞了。我们没停下来看,也不知她到底怎么了,也许被撞死了也说不定。”龙九纹补充道:“哪有可能,那个怪物跑得比车子还快。要这样就会被撞死,我头剁下来给你当椅子坐。”杨白华听了这话,就不满地说:“你们也真是的,也不看个清楚再回来。”他这语气,再加上之前扶他一把却换来一手伤,就让我心中有气,马上不客气地回他一句:“你胆子比较大,现在可以回去确认一下。”大概是自知理亏加上抛弃同伴的愧疚,他这回没有发起大少爷脾气,转过头装成没听见的样子。我的语气好像把气氛弄拧了,好一会都没人说话。这种感觉真不好受。深夜、无声、鬼影憧憧,怪不好受的。可是,我又不想先开口跟那个没义气的大少爷说话。平常多话,一张嘴巴闲话嚼个不停的龙九纹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转了性,也跟着紧闭双唇。还好那个大少爷先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学长真的就这样挂了?”这个死家伙,我跟龙九纹一直避而不谈的话题,你一开口就把这个讨厌的事情给提出来。心脏都被挖出来了,还能活命吗?龙九纹白了他一眼,道:“要你的心被挖出来还能活命吗?”“不是啦。我是想……”杨白华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地说:“那个会不会传染?学长会不会也变成吃人的怪物?”“拜托,叫你鬼片不要看太多。想象力这么丰富,又不是吸血鬼,还是僵尸什么的。”我这话说完,他们两人的脸色都变得相当凝重,害我也不得不考虑这个可能性。不过,我还是嘴硬地说:“别傻了……世上哪有吸血鬼还是僵尸这种鬼玩意。”杨白华反问道:“要不然,我们看到的是什么?”我哪知道!吸血鬼?僵尸?世上真有这种东西?先别管这个,学长被杀了这点倒是错不了。那个女孩的来历可以先按下,但是学长的死可是千真万确的惨剧。“喂,要不要报警。找警察保护我们?”“拜托,你要怎么跟警察说?看到—个女的把学长的心脏挖出来吃?谁信你,不被当疯子才有鬼。”龙九纹对我的提议嗤之以鼻。杨白华也说起风凉话:“找警察有个屁用!要警察真的有用,世上哪来的一堆案件。我看找个道士还比较可靠。”“什么道士,我还找和尚来念经勒。来点有用的建议好不好!”龙九纹却道:“不!找道士、和尚也许是个好办法。这种鬼物事件当然要他们这种专业人士来处理。”大少爷也附和道:“没错!还有教会的驱魔师。”拜托,你们两个就只会想这些没营养的点子吗!“喂,你们是干什么的!”就在我们三个人热烈地讨论应对之策,突然传来第四个人的声音。龙九纹的脸马上僵住,杨白华更夸张,像只丧胆的老鼠在瞬间闪到我后面。而我当然也免不了吓了一大跳。不过,这个声音……“耶,是小武?你们被关在外面了。”太好了,果然是伯仁。“咦,阿仁,你不是回家了?”“我打算一早再走。今晚帮教授作实验,结果出了点误差,又重来一次,才拖到现在。”伯仁走到我们旁边,见了惊魂未定的两位室友,开玩笑地说:“看你们吓成这样,敢情是撞鬼了。”他们两个点头如捣蒜。伯仁见状,对我抛了一个问号。我叹了口气,无力地说:“这个嘛,说来话长。”伯仁又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不过,新闻资讯看到我们三人脸上都是一副惨白的死人样,还不时地发抖,便秀出一张闪亮而耀眼的电子卡,说道:“先进来再说。”太好了,伯仁,你真是我们的救星、世界的伟人,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到那张可以开门的门禁卡,但是能进到宿舍,不但安全多了,也不用在外面吹风受冻。有你这种会适时出现的青梅竹马,想必是祖上积德。在伟大无比的伯仁帮助下,我们终于能够进入宿舍,免除了露宿街头的一夜。几个人像是历劫归来一般(不是像,根本就是),回到寝室。四个人走入寝室虽然都没什么精神说话,但寝室一次挤入四个人也不会太安静。这个时候已经一点半了,寝室内还开着灯火。剩下的一位室友也没回家,他还真没侮辱“鸿儒”之名,这个时候还在啃着一本又厚又深奥的原文书。我们的进入打断了他的用功,转过身来,见到室友们都出现了,奇道:“呦!你们几个,怎么都没回家?是到哪里串门子了?”通常大一的新生是申请不到进出宿舍的门禁卡,所以,陈鸿儒以为我们到其它寝室玩闹,到现在才要回来安寝。他的话如石沉大海,我们几人都没有做出反应。伯仁朗声道:“好了,现在可以跟我说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“事情是……,等一下!你明早要回去吧?你可不能多话,害我单薄的生活费变得更加可怜!”要是让老爸那种化石级的老古板知道,我跟室友涉足了“有女陪侍”的茶馆,就算没把我打断腿,也一定会扣下大半的生活费。我已经可以预想他会说什么话了:“好小子!钱太多了是吧!老子的钱是给你吃饭、买书用的,可不是让你花天酒地,玩女人。从这个月起,生活费扣两千!”伯仁用狐疑的目光在我身上飘来飘去,责道:“又跟人打架了吗?看你走起路来一摆一拐的,旧伤还没好就又乱来!你还真的当你是空手道社的新星。”冤枉啊大人,我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吗?小弟向来爱好和平,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动武。龙九纹帮我解释道:“没有啦,他没跟人打架。说起来,小武哥还救了我一命呢!”够义气,九纹兄!这样才是我的好室友。不过,他的说辞并没有洗清伯仁对我的误会。“我知道了。是又碰上了流氓,还是黑道份子。没跟人打架,只是做出正当防御吧?看你们吓成这样,肯定是遇上了狠角色。”伯仁,你的判断真的不错。我们确实是碰上了狠角色,只是非你想象中的那种狠角色。那是平常人模人样、像汽水一般诱惑人的女孩,实际上却是会变成挖出男人的心脏用力啃尽的可怕妖怪。“咳!”龙九纹清清喉咙,也看不出他现在的神情是害怕,还是故作神秘的样子,我总觉得他很有“说书”的天分,现在他更让我有这种感觉。只见他压低嗓门,像是在讲鬼故事一般道。“我们……撞邪了!”伯仁与陈鸿儒异口同声地重复道:“撞邪了!?”然后,两人都露出好奇而期待的神情。引起了两人的注意,龙九纹才缓缓道来:“本来,我们一行本打算要到郑荣宪学长那打麻将的,谁知道……”真有你的,九纹兄。不愧是我认定的“说书人”,把该讲的很合理化地讲出来,上茶骚那种过场的小事,则很聪明的避开,就连偷窥一事,也能讲成为了预防犯罪而密探可疑人物,巧遇学长。只是为什么明明是你们先行逃跑,而后来追上的我,却变成抛下室友而及时悔过、力抗女妖的小人?还有,你骑着机车把我扔下,怎么变成冒着被咬一口的危险,硬是接我上车?算了,说书人是你,“故事”中的龙九纹当然得是智勇双全、重情重义的好汉。虽然与事实诸多不符,那个叫做小玉的钢管女郎也被夸大地妖魔化,但他总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。伯仁与陈鸿儒两人自然是听得目瞪口呆,就连抛下我们逃跑的杨白华,在听到小玉变身的那一幕,表情也与那两人差不了多少,应该说是更多了几分畏惧。陈鸿儒先是神色凝重,接着却是故作轻松地说:“真有你的,老同学。很精彩的‘故事’,你果然很有说鬼故事的天分。不跟你们闹了,再听下去,晚上可要作恶梦了。”“怎么,你不相信!这可是我们三个人亲眼所见!学长的心脏真的被那个女妖怪挖出来吃掉!”杨白华惊魂未定地叫道。龙九纹也生气地骂道:“不信就算了!哪天你走夜路被拖去吃掉,可别怪我们没警告过你!”“好,好,我信就是了。用不着发这么大的脾气。我要睡了,你们继续讲古,别理我。”嘴巴说信,但他的语气中,很明显可以嗅出戏谑的味道。陈鸿儒这种态度气得龙九纹不甘心地哇哇大叫。一时之间,这种被轻视的怒火盖过今晚的可怕遭遇,龙九纹转向伯仁,半威胁地问道:“你也认为我只是在说故事吧!”伯仁没有直接回答,先转头望向我。见到我露出害怕的神情点点头后,才道:“我自然相信。不过,接下来呢?”“接下来?”杨白华疑惑地看着伯仁。“是啊。死了一个人,你们就这样逃跑?虽然咱们的警察系统效率极差,但也不至于无法循线找到你们头上。再说那位女孩好了,要是你们干这档事被发现了,不会想办法消灭幸存的目击者吗?由死者身上循线找到你们,应该不会太难。”想到那个女的也有可能用手把我们的心脏挖出来,我们三人不由得又冒出冷汗。“那时候没光没灯的,她应该没看清楚我们的样子吧?至少……我没跟她打过照面,她不会认得出我吧?”杨白华这时还抱持着侥幸的心理。我与龙九纹同时瞪了他一眼,他才好不尴尬地低下头。我问道:“那你说要怎么办?”“我也不知道,总之你们先休息一下。让脑子清醒清醒,明天再好好讨论出一个良策。”龙九纹抱怨道:“发生了这种事,谁还睡得着!”“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,你们就别硬撑了。尤其是这位白华兄,我看你分明是累坏了。还是早点安寝,不然那个女妖怪没找上门,人就先累垮了。还有,小武,到我那边一趟。”“咦?做什么?”“做什么?当然是帮你上药。你啊!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要帮我测试那些药品的效果!”跟着伯仁到了他的寝室。跟我们那间寝室不一样,这里一个人也没有。一踏入寝室,就闻到一股酸臭味,伯仁马上就摇头叹气:“那个家伙,又不倒垃圾了!你先坐一下,我去丢垃圾,马上回来。”看伯仁气冲冲地把室友遗留下来的东西拿去丢,我就觉得很庆幸。虽然我那一寝室暗藏火药,至少每个人的生活习惯都还不差。坐到伯仁的书桌前。好小子,才开学没多久,桌上就摆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石头。真无法理解伯仁的这个兴趣,要搜集东西,也搜集有趣一点的东西,路上、河岸、海边、工地随处可见的小石头,有什么好搜集的。就算要搜集石头,也捡些形状特别,别具风味的石头。伯仁捡的这些,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,但是跟所谓的“奇石”、“美玉”,实在有一段很长的距离。有时候还真搞不懂他的品味。就在我玩弄他的一颗石头时,伯仁回来了。一把收起那颗石头,还不忘敲我一下。骂道:“别乱动我的阿虎丸!”天啊,伯仁你可还真是走火入魔了,还帮这些石头取名字!“不玩,就不玩。不过是颗烂石……”我小声地嘟囔着。“你说什么?”“没什么啦。又要麻烦你,还真不好意思。”伯仁一面把摆在衣柜深处的药箱拿出来,一面说道:“没什么。嘿,你的脚又肿起来了吧?等会儿我非帮你推拿一下。”“啊!这,怎么好意思呢,你明天一早还要赶车。不如就上点药,让你早点休息。”伯仁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没关系。反正在车上还可以睡。手伸出来!”“是!”伯仁一点也不温柔,还像是故意似地,很用力地帮我的双掌消毒、敷药、包扎。然后取出药酒,往我的脚踝倒了一点。动作停住,先问道:“你们今晚到底惹了什么事?”问我们惹了什么事?难道连你也不相信龙九纹说的故事!虽然他未尽实言,但最重要的事件——学长被那个女妖怪杀死——可一点都不能开玩笑。我用受伤的表情说道:“怎么,连你也不相信。我们真的碰上妖怪了!”伯仁露出残酷的冷笑,我心中也跟着一凛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糟了!我的脚!要伸回来已经来不及了!伯仁的一手与—腿像铁夹般扣住我的小腿,然后很专业而不客气在开始施展家传的推拿功夫。“哇呜,轻一点!轻一点!啊——”杀猪般的声音响遍整栋宿舍。他冷酷无情,毫无人性地摧残我可怜的小脚。不理会我的苦苦哀求,硬是用力使劲地“治疗”。当他停下时,我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,整个人都瘫在冰冷的地板上。这时他走到我身边。蹲下来,看着我,问道:“好了,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们到底惹上什么麻烦了吗?”我哭丧着脸道:“我那个同学不就说了吗?”“喔,很好。看来我还得再彻底地帮你推拿一番。”“别……别来了!”还来!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这回伯仁脸上没有之前恶作剧的神情,冷静而寂寞地说:“难道连我你也要保密吗?我还不值得你信任吗?”天大的误会啊!我用最诚挚的语气说道:“我的好兄弟啊,我知道那个故事是有点匪夷所思。可是,我们真的看见学长被人挖出心脏。那个女的真的变成一个怪物,追着我们跑了好远!”伯仁迎上我的目光,仔细地检验着我的话。“去!不说就不说!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,要真的解决不了,星期日晚上别忘了来找我。好了,早点回去睡吧!”到头来伯仁还是不相信。不过,他的体谅与想帮忙的心意,还是让我很感动。也难怪他不相信,就是到了现在,我也有点怀疑那是不是一场梦。星期一,一周最难过的一天。患有假日症候群的我,游荡校园,脚步轻浮,精神萎靡。假日的种种好像还在脑中跳跃,无法让人收心上课。不过,校园里怎么会空空荡荡,既无嘈杂的人声,亦不见为数众多的学子?天色昏暗,看不出是黎明还是黄昏,天空好红,像是沾了血色的鲜红。像是喝醉了酒,我在校园内跌撞前进,昏昏迷迷。眼前的影像越来越扑朔迷离。校舍围绕在我身边,高耸入天,好像在嘲笑我这位浑浑噩噩过日子的学生。好奇怪的感觉。身体好像在发烫,有点像是前几天还在生病的情况,却又有点不一样。那时体内的器官、脏器好像放火烤似的,而这时的感觉,这种灼热感却来自身体更深处,大脑的最深层部位,好像连思想都在燃烧似的。让我无法思考,天空好红,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吗?还是我的眼珠染上了一层红红的鲜血?为什么见不到同学?为什么我还在校园中闲逛?怎么走不到系所?怎么会忘了该上哪堂课?脚步沉重,好像在水田中走动,每一步都深入近寸的泥水中,好费劲地一步一步向前走……啊!见到了!终于见到人了。“喂!等等我,龙九纹!”“你们要去哪?杨白华?”好家伙,这两位室友竟然不等我!拚命地追上去。那两个人明明就是用走的,怎么会追不上?我一拚起命来,不是连机车都能追上?怎么会连两位走得蹒跚颓步的人都追不上。追得好累!受不了了!一口气好像喘不过来了。“咳…咳、呼…呼……呼!”停下来,用力地喘气。难受得好像连肺都要吐出来。好不容易舒服了点,抬头一望。那两个人却正停在我面前。徐风吹过,林木枝叶沙沙作响。绿荫下,那两个人缓缓转身,“啊!你们……”那两个人面无表情……歪着头,目珠突出。嗡嗡苍蝇在他们身旁飞绕。风又袭来,夹带强烈的气味。我忍不住地捂住口鼻。太奇怪了!这是怎么回事!第三个人悄悄出现。由杨白华与龙九纹身后走来。他们两人很有默契地各让一步,第三个人的脸就呈现在我双瞳之中。不可能!他……他不是学长郑荣宪吗?风不息,沙沙作响的树林好吵,好吵。吵得我不能思考!原来学长没事吗?可是,他的样子跟两位室友好像,都像活死人似地,一点表情也没有。而且这种天气,他还穿着外套。才想到他的穿著不寻常,学长好像就读到我心中的想法,双手缓慢僵直地往外套的拉链上移动。唰!外套拉开了。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学长的衬衫上满是血渍,红得发黑。胸口一个怵目惊心的洞……那位置,正是人类心脏的地方。学长笑了。这种笑法,像是用两条细线硬把一个僵硬的嘴唇拉出一道弧线。他的脸除了那道令人恐惧的笑容外,不再有其它动作,好像将嘴巴由脸庞独立出来。咚!咚!咚!我心狂跳!该死!我究竟在哪?他们是怎么回事!在笑容过后,学长又有动作。他的手僵直地举起,指着我的后方。我的后面有东西吗?“卡兹、卡兹!”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。还有什么东西吗?天啊,我快崩溃了!极不愿意,却又不由自己地闭着眼转过身来。好吧,陈武成,把眼睛张开!但是,千万拜托!别再让我看到“奇怪”的东西了!一个女孩蹲在地上。背对着我。身着白上衣,蓝短裙,散乱的长发及肩。有点眼熟的背影。好像牵扯到一件我极不愿触摸的记忆。“美女。”我喊了一声。不知道她的名字,但只要对方是女孩,叫美女总没错。她对我回眸一笑。是她!是她!就是她!小玉,那位钢管女孩!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!她的嘴角还叼着一团沾满血色的肉块,手上拿着一颗还在跳动的肉球。嘴角、下巴、两颊还沾满了浓稠的血浆。她又把手上的东西移到嘴边,粗鲁而贪婪地咬了一口,津津有味地嚼着!恶,一阵恶心涌上心头。我无意识地退了一步,却撞上了不明物体。慌张地转身。龙九纹与杨白华两人不知在何时移到我身后。他们两人双手放在胸前,就在我转身的同时,猛然一拉!衣服撕裂,露出肉色的胸部与一个窟窿。心脏!他们身上本该是心脏的地方,现在只剩一个洞!不!这不是真的!不可能!世上哪有这种事!我快疯了!两位室友齐步向我走来。别这样看我,我一点也不想加入你们的行列。他们进一步我就退一步。恐慌、惊惧占满了我的心绪。一个踉跄,我跌坐在地。啪的一声,溅起无数水花。水花?好冷、好湿!?够了,又怎么了!他们两人还在向前走,而我只能持续在这红色的泥水中挣扎向后移动。他们走得僵直缓慢,却散布更多可怕的因子。撑着身体向后划的右手,突然碰到一个圆圆粗糙的东西。我很自然地把它拿到眼前。这个东西,白惨惨的,在许多血红的液体流下后,显出它的真实面貌。它……它是一个头骨!天啊!一个头骨!我害怕地把它抛开,却因在慌乱中用力过猛,而忘了我正用手撑着身体,一下子失去平衡,让我整个人卧躺到这片红色的泥水之中。就在我又急又怕,想要站起,离开这个诡异可怕的地方,一张脸,倒立地出现在我上方。她,那位钢管女孩,爬到我上方。她脸上的血迹不知何时已经洗净,现在的她正呈现一种妖艳与淫靡。可是我的心却更加颤抖。我也僵住了。她,淫笑地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。然后也把我的衬衫用力拉开。学长与她“亲热”的最后一幕景象鲜明地浮现。不!不要!她笑着,头渐渐低下。我却忘了要反抗。脸上一阵阵滑腻的触感,渐渐向下移动,额头、鼻尖、下巴一直到胸口……最后是心脏的部位……骤然嘶咬、剧痛!不!不要!被撕咬的剧痛终于让我猛然扭动,全力仰起,将她推开!眼前的景象突然全部扭曲变形。然后是一阵白光!刺眼的光!消失了。一切都消失了!没有那位吃人的女孩,也没有血泥池,更不见杨白华与龙九纹。不可置信地眨眨眼,也没有那阵白光。而我正坐在床上。恍惚地四处张望。这不就是我的寝室吗?我站起来,捏捏我的脸。这回不是在作梦了吧?好痛!应该不是了。窗户洒落金色的阳光。我看了看杨白华的那个龙猫闹钟,已经下午五点多了。我回想昨天的情况。伯仁帮我包扎后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寝室。学长的惨案令人辗转难眠,昏昏沉沉中好像到了天亮才睡着。这一睡竟然到了傍晚才醒。还作了一个恶梦,吓得我汗水浸湿全身。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对了,其它人呢?都不在啊?咦!方才在眼角看到的是什么东西?要冷静。陈武成,昨晚那种大风大浪你都能安然度过,世上应该没什么事情还能击倒你了!做完心理建设,我回过头来。“你好,我叫丝丽儿。是特别来守护你的天使。”很好,一个大约十公分高,放出光晕,身后一对羽翼不停拍动的小人。她——小小的,却有玲珑凹凸有致的身躯,就先权宜当作是“她”——还自称是天使。我表情木然,又回到床上,用棉被把头盖住。“原来我还在作梦。”唰!真看不出来,这小小的东西力量还真不小,竟然把我用力抓着的棉被拉开。她生气地指着我的鼻子骂道:“什么在作梦,你这是什么态度!天使姊姊来跟你作伴有什么不好的!”继吃人的女孩之后又换了天使吗?我想,这不是在作梦,就一定是我·疯·了。请续看《神之使2》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广西11选5